1号网影大咖谈|精鹰传媒王建章:「现象级」作品,快了_精鹰传媒集团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 精鹰新闻 >
1号网影大咖谈|精鹰传媒王建章:「现象级」作品,快了
发布日期:2022-04-11 19:16
  

导语

长视频平台深陷裁员囹圄,综艺冠名裸奔现象越发频繁,剧集立项数量几近腰斩,而随着爱奇艺改变分账规则,本会选择进入网络电影的资本也在观望与徘徊……
 
坏消息接踵而至,但对于文娱行业而言,如今真的是至暗时刻吗?
 
是,但也不是。
 
如今的文娱行业正在经历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的转型阶段,也许产量会降低、资本会撤退、人员会流失,但那些真正热爱与深耕的文娱人,必然会在未来为观众奉献出更多优质的内容,满足大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消费需求,这条产业升级的逻辑线不仅没有变,而且更加清晰。
 
值此之际,传媒1号携手网络电影产业领域7家代表公司的7位资深大咖,以集体发声的方式,理性认识网络电影行业面临的问题与机遇,更重要的是,为所有热爱这个行业的人们树立信心与勇气。

希望,其实一直就在前方。
 

作者|卢枫
 
先来问两个问题:
 
你近期看了什么剧?你近期又看了什么电影?
 
对大多数人来说,在回答前者时,不会再刻意去区分问的是「电视剧」还是「网剧」;然而,在回答后者时,院线电影将会是更多人不假思索给出的答案。
 
这就是中国网络电影发展到第九年,仍未能称得上「出圈」的行业现状。
 
国际上却传来了振奋的消息:
 
不久前闭幕的第94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由流媒体平台Apple TV+出品的小成本电影《健听女孩》夺得最佳影片大奖,成为首部奥斯卡登顶的网络电影。
 
虽然奥斯卡风光难比从前,但《健听女孩》冲奥成功,仍被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电影兼容院网的时代趋势。网络电影,并非没有成为「主流」的机会。
 
那么,当超九成国产网络电影被「爱优腾」三大「主流」长视频平台掌握,国内网络电影离「出圈」还差什么?
 
「差的,是一部能够掀起社会话题的『现象级』作品。」投资出品过约300部网络电影的精鹰传媒董事长王建章近日在接受1号专访时指出,一旦这样的作品出现,从投资、创作,再到营销、收益,产业链条上的所有环节都将改变。
 
精鹰传媒董事长王建章
 
 

01  院网之「争」

很多现在看起来想当然的规则,在王建章2016年初次踏入「网大」这池水的时候,并不是这样的。
 
比如,内容为王。
 
2016年,在爱奇艺首次提出「网络大电影」概念的两年后,网络电影达到野蛮生长的巅峰,总上片量达到2643部,较2015年增长近4倍。
 
各方被其成本低、拍摄周期短、盈利能力高又回本速度快的特质所吸引,纷纷入局。但却忽略了在缺乏监管的条件下低俗、低质的内容输出。
 
可以说,先天的「营养不良」为新生行业定了调,让其从一开始就失去了与院线电影竞争的土壤。直到2018年,《人民日报》还曾发文批评「网络大电影佳作欠奉」。
 
反映到投资层面,王建章身边大多圈外合作伙伴,至今仍分不清「网络电影」和「微电影」的区别。
 
某种程度上,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精鹰传媒身上,更具样本意义。
 
近年来,由精鹰传媒参与出品的《大蛇》《奇门遁甲》《倩女幽魂:人间情》等多部影片单部票房均超过5000万元。2021年该公司共上线28部网络电影,分账票房超千万的约占三分之一。

绝对的第一梯队,仍需要不断同外解释,自己推出的产品是个什么品类。
 
现阶段,网络电影的所谓「爆款」,并非以社会话题度来衡量,而通常以分账数额来计算。
 
这是王建章提出,为什么网络电影需要一部「现象级」作品,进而将其推向大众的原因。
 
他设想过两个参考坐标:
 
一方面,如今的网络电影,在投资、体量、生产节奏和叙事手法等维度上,与早期的香港电影类似,但却无法像港片那样生产出能为人津津乐道的作品。

 
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因于,虽然近年来行业内喊出了网络电影「提质减量」的口号,在制作与生产上提出「精品化」和「专业化」的策略导向,但仍未摆脱「题材高度同质化」的标签,古装、玄幻、怪兽等题材依旧占据绝对主流。
 
另一方面,网络电影的起步场景和曾经的网剧类似。曾经在专业电视人眼中,只有上不了台面的影视剧才会转战网络,寻求曝光度和关注度。直到整体制作质量有了大幅提升,网剧评判体系的风气才开始发生变化。
 
2015年的网络季播剧《盗墓笔记》开启了视频网站付费会员模式,将网剧商业化推向另一个新的阶段。
 
但同样面对IP,网络电影却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充斥着强烈的山寨气。「道士」很忙,「僵尸」赶场,剧本原创度严重低下。观众,尤其是一二线城市观众对网络电影的好感度被消耗殆尽。
 
因此,在王建章看来,如今整个网络电影市场状态欠佳、开机率下降又生产过剩,背后虽然有疫情等现实客观不利因素的影响,但更多地,是整个行业需要端正态度,从编剧、导演到投资方都要摆脱「低门槛」。网络电影的目标,不能只是「赚钱」。
 
他开始重新思考,院线电影在整个网络电影变革中的角色。

王建章认为,受观看场景和屏幕体验等场景因素影响,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在叙事形态上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产品。
 
在最早的平台分成规则里,观众完整观看前6分钟才能算作有效播放,因此网络电影会在前6分钟花尽心思,把大的特效、动作和强情节尽量塞进去,留住观众在小屏上的注意力。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网络电影迈向「大制作」的脚步。
 
虽然市场和观众从来不对题材设限,但现阶段王建章并不看好科幻等需要「大投入」的题材在网络电影领域的发展。
 
「天花板摆在那里,追求创新和突破要在符合市场现状的范围之内。」他认为,目前国内科幻电影工业尚缺乏配套的硬件支撑。
 
对于圈内讨论颇热的「档期化」尤其是「春节档」等节庆档期,王建章也认为,这更多是院线电影的专利,而非网络电影的机会。
 
「中国人过节重体验感。拿着手机、看小屏电影过节,不太符合中国人的文化。或许下一步随着投屏技术的升级,情况可能会发生改变。」他更倾向于,网络电影可以利用好暑期档这样的长时间段,既可以减轻营销压力,也有机会形成集聚效应。
 
但院线电影和网络电影二者之间能够形成互补。
 
精鹰传媒在投资网络电影时,也更倾向于与既有院线出身、又有懂网络电影的「组合」班底合作。如此,既能保证作品的专业性和沉淀性,同时可以满足网络用户对节奏,和所有「网感」的需求。

02 破天花板的机会来了

4月1日,爱奇艺正式升级网络电影合作模式。升级后,爱奇艺网络电影将推行「云影院首映」和「会员首播」两种发行模式。新规还取消了前6分钟算一次有效播放,调整为「按时长分账」;取消了平台定级,把定价权交给片方。
 
「不论是投资方、制作方还是平台方,拍出一部片子,最终还是希望用户接受,需要用户买单。」谈起「新规」,王建章认为,这可能会改变以往网络电影产业链上各环节方向不一致的弊病。
 
王建章不否认,这可能会造成马太效应的增大,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坏事情。
 
当头部平台会员规模达到亿级后,网络电影的票房天花板很长一段时间被限制在5000万左右。对于像科幻等需要「大投入」的题材来说,这个数字给予的发挥空间仍十分有限。
 
因此,「云影院」扩窗发行,让内容成为「网络排片」的唯一通行证,将有可能推升票房天花板。而天花板的突破,必将带动行业整体项目成本的上升,进而让曾经不被看好的科幻题材有了真正精品化升级的可能。
 
优质内容刺激付费,付费反哺优质内容生产。这样的规则,始终奏效。
 
王建章坚信,只有题材「百花齐放」,网络电影才会有对标院线电影的基础,行业才能有期待「现象级」作品出现的那一天。
 
从另一个角度看,只要讲好故事,小成本电影永远有属于自己的机会。故事的好坏,没有金钱的门槛。对此,不论是港片还是网剧,都已珠玉在前。

此次「新规」像是给整个网络电影行业「打开了一个口子」。当平台给了突破天花板的机会,各方要抓住。
 
「今年一定会有具有突破性的网络电影作品出现。」站在投资方,在等待市场对「新规」反应的同时,王建章给出了这样的预测。一旦To C玩法得到认可,必定会有更多大制作、大导演、大团队、大演员进场。
 
他说,乐观来看,或许明年,就会出现一部称得上「现象级」的网络电影。

03 投资网络电影,一定要创新

以电视节目包装制作起家,在广电行业最辉煌的时候跳出体制,来到广东佛山,并在2014年6月挂牌新三板。如今,聚焦网络视听「内容服务+IP运营」的精鹰传媒,每一步转型都带有着强烈的先知性。
 
坚持内容为王和不断尝试改变,是多年下来,王建章最希望分享给同行的心得。
 

他认为,投资方不同于制作方,后者可以聚焦一两个题材或领域深耕,前者则必须要发现行业新趋势,引领创新。
 
早在成立之初,精鹰传媒就定位头部战略,减少无谓消耗,增强内容的抗风险能力。
 
远没达到成熟的市场,有着充分的开发空间。这是精鹰传媒领先于行业,在网络电影领域尝试现实题材和主旋律叙事的初衷。
 
从「第一书记」视角展现精准扶贫的《毛驴上树》,到首部聚焦外卖小哥群体的《中国飞侠》,精鹰传媒不断证明着,每一种题材都有自己的市场,每一类故事讲好都会有观众买单。

王建章有过一个「遗憾」:
 
他曾认为,2020年上线的《中国飞侠》,有机会成为那部行业期待的网络电影「现象级」作品。
 
当时,仅凭借预热期放出的电影片段,抖音话题播放量突破3.8亿,爱奇艺站内预约人数14天突破25万人次,最终总票房突破2587万。当时有媒体评论说,这是现实题材在网络电影中的一次胜利。
 
但是,行业生态面临的系统性问题,反映到后续营销等方方面面。网络电影受众面的局限,终究没能让外卖小哥李安全,撬起全社会的讨论。

这再次激发了王建章希望推动网络电影行业产业化的决心。在他看来,破解「用户为网络电影付费价格过低」的瓶颈,就是要不局限于让用户点击付费观看这一种形式。
 
还需要更多产业层面的突破,比如电商
 
从电视购物发展而来,「边看边买」的场景化策略,已经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上实现了高速发展。用视频的方式来带货早已不是新鲜事。如今仍主要依靠票房分账的网络电影,有机会借此拓宽商业化变现的效率。
 
再比如,打造本土化的网络电影产业链。
 
2006年,被本地人才引进政策所吸引,精鹰传媒这支「电视湘军」的班底来到数千里之外的武术之乡广东佛山。
 
虽然远离北京、上海这样概念里的文化中心,但在当地政府的创业政策支持下,精鹰传媒却为互联网影视和网络电影趟出了一条深耕「本土化」的发展路线,投资出品了《黄飞鸿之南北英雄》《少林寺十八罗汉》《疯魔神丐苏乞儿》《霍元甲之精武天下》等一批功夫影片。

在香港功夫片式微的当下,网络电影作为新生品类,给了功夫文化和武打演员另一个机会。
 
在树立起自身独特性的过程中,既宣传了推广佛山乃至全国武术文化,引领网络电影参与主流文化的建构;同时依托广东制造业发达的优势,加强内容和产业、线上与线下的融合和联动。
 
王建章介绍,今年,在坚持本土化路线的基础上,精鹰传媒投资网络电影的重点依旧是围绕现实题材和主旋律方向,既有由佛山本土警察故事改编的叙事片,也有以中国跳水运动员为原型的项目。

他再次重申,「小而精」的主旋律作品,是网络电影的机会。

王建章也注意到,院线电影存在制作方和投资方信息不对等、就资本和利益分成频起争执的问题。
 
他认为,先行的院线电影,为仍处于发展早期阶段的网络电影,敲响了影视金融需要规范化的警钟。
 
在推动行业正向发展的过程中,作为头部玩家的精鹰传媒,认为自己责无旁贷。
 
今年,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、佛山市人民政府、广东广播电视台、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办的首届中国(佛山)网络视听艺术周即将开幕。
 
届时,精鹰传媒将联合发起成立「网络视听产业投资联盟」,按照「政府引导、平等协商、资源共享、共同发展」原则,希望从广东出发、在全国范围内为高校、平台、影视公司、投资方等多领域机构间搭建起桥梁,实现各方优势资源嫁接。
 
联盟将定期举办网络视听项目创投会等交流活动,对于优秀的网络视听产业项目给予优先投资,对于优秀的青年影视人才给予重点扶持和资源嫁接。
 
「把市场加政府、再加行业协会攒在一起,积极发挥资本对文化创意产业的助推作用,我们应该是第一个这么做的。」王建章一直希望,让专业人干专业事。
 
说到底,这才是网络电影真正有机会,早日等到那一部「现象级」作品出现的关键。

结语

采访过程中,1号问了王建章,为什么选择在网络电影不被看好的初期便入局、又为什么在行业发展难破瓶颈时坚持。
 
情怀、动力和意愿,是他的答案。
 
「每一个行业的发展,都要经历一次又一次的阵痛。身处其中的人们,能够随着行业一起成长,一起探索,逐步实现曾经想象中的理想模样。这是这么多年来让我觉得有收获也有成就感的地方。」
 
包括仍在发展的疫情,行业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是类似的。
 
这时候,对于有勇气站出来谋求改变的玩家,相信市场会回馈其不负所期的答案。
 
  
更多精彩